主页 > 信息绿色 >17岁少女跳海自杀,曾遭国小老师「交往性侵」长达4年 >

17岁少女跳海自杀,曾遭国小老师「交往性侵」长达4年

来源:优德youde_凯时娱人生就是博      2020-08-08 02:29:45     阅读次数:729

桃园市1名17岁少女,小学6年级到国中3年级遭学校老师猥亵、性侵,4年来两人互动也类似男女朋友。去年,整起事件东窗事发,该名老师遭解僱,但这件事给少女莫大的精神压力,曾对老师说「对不起我毁了你的人生」,并留下遗书跳海自杀。检察官今(6)日依妨害性自主罪嫌起诉性侵少女的老师。

而像这样以「交往」为名性侵学生的案例不胜枚举,熟人性侵带来的信任感崩解也容易也让受害人将性侵犯当成「爱人」,而不愿求助。

学校老师对少女猥亵、性交至少27次

(中央社)桃园市1名少女多次被徐姓男老师性侵,直到高中才曝光,少女父亲怒对徐男提告,并进入性平调查,但少女已在去年自杀身亡,桃园地检署检察官今日侦结依妨害性自主罪嫌起诉徐男。

桃园地检署调查发现,41岁的徐男在桃园市某国小担任教职,并在少女就读国小五、六年级时担任其班导师,2013年4月间,徐男在少女国小毕业前,于自己开设的补习班内对少女告白、亲吻,并抚摸女学生。

检察官表示,徐男此后多次在补习班或出游时与少女发生关係,估计从国小六年级到国中一年级,徐男对少女猥亵、性交次数至少27次,直到少女上了高中,被学校老师发现后通报才曝光,少女父亲也对徐男提告。

检察官表示,徐男在接受调查时否认对少女猥亵、性交,还辩称曾因少女交男友打了她一巴掌,可能因此遭记仇诬告。最后少女疑因受不了压力,去年7月16日留下遗书后失蹤,隔天在新北市瑞芳区渔港跳海自杀身亡。

桃园地检署今日根据女学生生前警方的调查笔录、双方通讯软体讯息、学校辅导及就医纪录等,将徐姓导师依妨害性自主罪嫌起诉。

教育局表示,校方知情后于去年6月12日进行校安通报,并启动性平会,当下已先将徐男停聘调查,徐男后因在校外私设补习班,1月22日已被学校解聘,后经性平调查后案情属实,便依「不适任教育人员之通报与资讯蒐集及查询办法」登载于不适任教育人员系统,避免徐男再于学校任教。

「防狼师条款」三读通过:补习班老师、员工未来全都必须实名制 两人互动如同「交往」,少女以「男友」称呼老师

《自由时报》报导,2013年4月间,少女国小6年级毕业前夕,徐男于补习班内对少女说:「我喜欢你!」随即强吻她的身体。之后,该名老师也性侵女学生。

少女的密友证实,小学6年级时,少女还提过「被老师性侵害」。但少女后来说服自己,跟老师是男女朋友,后来两人的互动真的就像男女朋友,包括拥抱、穿对方的外套等,且两人的简讯对话十分暧昧,互称「猫猫」。

《联合报》报导,少女高中与辅导老师谘商时,已经不是用「性侵害」描述她与该名老师的关係,而将自己的忧郁称为「情伤」,并称呼该名老师为「男友」。东窗事发后,少女甚至因为无法能信守承承诺(不会把性侵事情说出来)感到自责。

《自由时报》报导,少女曾传讯给亲友「我每天都好有罪恶感」、「觉得很对不起他」,还曾对徐男说「对不起我毁了你的人生」、「我拿命赔给你吧」。

此外,少女在精神科治疗时,曾透露对老师有很崇拜、爱慕,但觉得自己很髒,因为用性这个东西,交换到老师的拥抱。但让她最难过的是,老师用这个方式去对待其他学妹,觉得自己被老师抛弃了、髒掉了。

狼师温柔要求「交往」,让被害人卸下心防

桃园市这名少女,即使被性侵多次,仍然以「情伤」诉说痛苦,并称老师为「男友」,甚至担忧毁了他的人生。像这样,性侵后说服自己,正在跟老师「交往」的性侵例子不胜枚举。

《中国时报》2018年12月报导,2013年开始,台中市1名音乐老师与小五学女学生发生性关係长达3年,第1次违反女童意愿性侵女童后,双方就以「老公」、「老婆」互称。《三立新闻》今年3月报导,2013年,南投1名张姓代课老师,也要求与小四的女学生交往,以「不发生性行为,就不是女朋友为由」等威胁方式,两度性侵得逞。

《房思琪的初恋乐园》作者林奕含过世 如果这不只是一个故事,那幺是谁压着房思琪?

人本文教基金会的《人本教育札记》曾提到,许多人对狼师的想像是,狼师是利用权势「强逼」学生就範,比如「不跟我上床我就当你」。

但是,从实际的骚扰案例看来,这些狼师通常刻意对特定学生付出关爱(看电影、请吃饭)、赋予责任(找女学生当助教、当卫生组长),利用加上女学生对「性自主权」、「身体自主权」的无知、对感情的憧憬,或是对师长的仰慕,逐步与女学生拉近关係,再行性侵。

《女人迷》曾转载心理师Chloe Wu的文章,她分析一起「男性心灵导师强暴女学员」的案例指出,许多女性可能因为来自重男轻女的家庭,成长过程中容易被否定、期待被爱。而在男性导师身上,她们感受到像父亲般、男性长者的支持,因而仰慕、崇拜男性导师。

天下《独立评论》转载《被隐匿的校园性犯罪》一书,文中,高中时曾被导师性侵害的横山智子提到,当导师单独邀她出去,她曾想过是不是该拒绝,但最后都打消念头,除了认为「导师不可能做出什幺逾矩的行为」,另外,导师提到「妳跟其他学生不太一样,好像可以好好聊一聊。」也是攻破他心房,让她答应单独赴约的原因。

《被隐匿的校园性犯罪》:教师猥亵学生特别容易出现「检讨被害人」的二次伤害 被害者的自我保护机制:将性侵说成「情伤」,性侵犯当作「爱人」

而遭受熟人性侵的人,为了自我保护,容易将加害人当作「爱人」,将性侵当作「交往」。《苦劳网》曾转载性侵害受害者刘璧嘉的文章提到,她被好友性侵害后,「我有很长一段时间,我都不能承认那是强姦。⋯⋯每当别人问起我为甚幺忧郁,我都会把强姦事情说成是分手,是情伤,是『我爱的人不爱我』。」

刘璧嘉解释,之所以这幺做,「是想保护我自己。一旦我承认自己是被强姦,我就要面对『好友出卖我』这个事实。⋯⋯若承认『他强姦我』,我几乎会对所有的关係、所有人、所有友情/爱情,都不再信任,我不会再有能力相信人。」她表示,心理防卫机制也让他忘记了许多事情发生当下得细节,直到加害者主动跟她道歉,她才回想起许多她当下反抗的片段,也才承认当时的状况是强姦。

这样複杂的心理机制,可能发生在各种熟人性亲的状况下,而台湾熟人性侵,佔所有性侵比例超过8成。尤其面对尊敬的师长,这样的情绪会更严重。

因此,很多被老师性侵的受害者会认为,自己面临的不是「性侵」,而是交往,为了保护「爱人」,更不敢将「师生恋」的状况跟别人说,也就加深了求助的困难。

台湾体操选手控告「优秀教练」长期性侵:「每一次过程我都像死了一般」 被校友揭露22年前性侵学生以致自杀,北大教授:是她自己精神病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评论

每日高新科技|相机机器|书屋各类|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·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